Oct 28

艺术家每天在干什么?



艺术家每天在干什么?他们用一连窜无厘头的行为,构建成一个艺术链,供人们无聊的时候看上一眼。这也许就是对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Design小组的一种另类描述。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Design最近的一次艺术创作是什么呢?

步骤一:让一个人脱光衣服,站着(老兄,脱光等着!)
步骤二:把屋子里所有的纸箱子都拿来,给这位老哥做一件衣服。
...(查看全文)

Oct 26

生命的意义在于“完蛋”?



生命的意义在于“完蛋”?这个蛋是一个完整的蛋,还是一个玩完的蛋?
这是Benjamin Cortis的一幅摄影作品——“hands up”,不过看上去更像一个平面设计——表达所谓的“完蛋哲学”。(查看全文)

Oct 19

城市客厅:有品的人都在幽谷里作诗玩



今年由中国建筑学会主办的“中联杯”全国大学生建筑设计方案竞赛已经开始了,这个时候报名期已经过了,相信大伙都在忙活着自己的作品呢。

很难想象这次竞赛的主题竟然还是公共客厅(很过时的概念了)。但也好找一找什么才是正真的公共客厅。

但在网上一搜,你就会发现:公共客厅都被指作博物馆了,指作展览馆了,甚至指作购物广场了(悲哀),还有的建一个庞然大物当作政绩了(郁闷)。

城市里有品的人是去公共场所购物,还是去幽谷里作诗玩,这是一个问题,是一个新旧生活模式更替的问题。
...(查看全文)

Oct 11

建筑师阿翔的手绘

title

阿翔的钢笔手绘最飘逸,在逸夫楼曾边打乒乓边画。打累了,拎起外套就走,然后去欣苑扫描,一幅手绘作品就完成了,建筑师的风度何其潇洒。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