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3

分享坂本一成20110422日同济大学演讲


东京工业大学坂本一成教授(Kazunari SAKAMOTO )

开始时间: 2011年4月22日 周五 18:30
结束时间: 2011年4月22日 周五 20:30
地点: 上海 杨浦区 四平路1239号 同济大学 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B楼 中庭报告厅

【关联】

坂本老师本人曾在同济展览开幕式上说他认为从ETH毕业回国(日本)的学生,教学都太过注重建筑形式,走向概念化的建筑。当时贝岛桃代老师做了一定澄清,说ETH的教学其实与坂本老师的思想是一致的,他们是在欧洲的语境中寻找建筑走向城市的连续性。
昨天听完讲座后,最为深刻的印象是,坂本老师的思想与ETH的教学思想绝对可以说是英雄所见略同。从《Deviations》一书中可见,ETH的教学核心恰恰也是指向对于既有标准模式(Norm)的理解,在充分剖析Norms of everyday life的形成机制(Mechanism)后,超越日常的既有标准。
一段摘录:
Inchoate Deviations – Transformative Processes by Marc Angelil, Dirk Hebel 出自《Deviations》

“……what interests us, however, is not identifying and replicating normative conditions but understanding them in order to transform them. Likewise, the critique of the everyday must not get stuck in simply exposing weaknesses, but must utilize this perception to find alternative approaches to it. The question of “why” should become the central focus to elicit a design process that ends in an architecturally understandable project. Without relying on irony or polemic citations, such projects must still deal critically with the status quo to transcend it and to find solutions that are beyond the norm, the everyday or the average. Otherwise we are doomed to simply serve up different manifestations of the same convention. One possibility is to operate with the things that are actually considered mistakes or failures of the system – the exception, the misfits, the deviants.”


【开场】
LXN老师:坂本是一位个人化的建筑师,以独有的方式,对司空见惯的事物进行疏离——strangly familiar。
建筑学两条路径:功能形式;感性现象学。建议读《空间的诗学》

GYM老师: 东南马上开始的是,从讲座——展览,也即 具象到抽象。而同济,展览到讲座,具象到抽象。
坂本核心的观点:概念建筑与现实的建筑。概念建筑就像概念车,是不能上路的。

【纪念】
多木浩二 (拍摄代田町家的,艺术史、建筑史、现象学。。)
《能够生活的家——经验与象征》
《对话——建筑的思考》(坂本)
《建筑家——筱原一男》
《对话矶崎新、筱原一男、。。》
《建筑 梦的轨迹》

【正言】
从第一个作品1969的散田之家开始大多作品为小住宅,通过小规模的建筑,思考【建筑是什么】的本质问题。与身体直接相关的尺度小的客体,通过直接而高密度的审视,或许更能帮助我们思考。

1 1969 House in Sanda散田


Rational、Pure Architecture。
正方形平面,方盒子体量、对称性——与环境毫无关联的自我呈现
内部箱型体量,家氛围,对外界的封闭感——内外之间强烈的张力
内部形成小世界、小宇宙,容纳生活起居,与外部全然隔绝的姿态,内向的呈现。

坂本说,散田之家作为一个理性主义建筑思考的物化,恰恰是后面所有作品的起点与参照系。(坂本爷爷的个人成长史,其实可以用来对于‘理性主义’与‘经验主义’的思维范式进行讲解案例——在现实的情况中,理性与现实的不断冲突磨合)

2 1970 Machiya in Minase水无濑



平面相比散田,外部体量已经去几何化,是回应基地周边环境的策略。
而内部仍是封闭箱体的空间构成,与散田相似的情况。
建筑再次呈现内外张力。

散田相比,水无濑试图消解建筑的纯粹自我独立,而与环境呈现连续性(从平面的对接、立面物质性的延续都是如此)。【这是坂本理性与经验主义斗争的开篇第一战嘛= =】

回答关于立面两侧突出的处理:试图使立面呈现街道界面的连续,消除体量感创造平面感、界面感。

3 1976 Machiya in Daita代田



包裹封闭箱体(box in box)的构成方式被取消了,转而使用了“并置”空间的手法。
而内外连续性更是被“入口/车库——内院——起居室”连续通透的视线廊道所呈现。

设计手法对比:
之前的方案——先设定箱体包裹、然后内部构成的设计方式。
代田——内部空间并置、外部到内部的连续性,与外部环境整体考虑的方法。封闭箱体被“环境整体”与“家型”的概念取代

“家型”概念的提出:所有人无论建筑师与否对House都有个直觉的印象,坂本称之为家型,用建筑的语汇再现这种家型(并陌生化?),以此实现与周边环境的连续。

而立面的构成是筱原一男的重要理念“正面性”的体现,与町家作为城市住宅的类型特征——连续街道有关。

至此,前面的方案都在讨论关于建筑的表现/呈现的方式。但坂本口中的表现,不是纯粹的概念化的形式生产,而是通过表现与不表现之间的暧昧来传达的状态。

平面标注的进化:
原来表明“寝室”“客厅”等具体房间名得方式,把每个含有社会既定意义的名称桎梏于空间之上,使得功能被抽象化,并且变成了独立的、彼此无关的各个空间。
而坂本的平面标注,从代田开始,使用了Room1、Room2等抽象标注方式,按照空间整体性的逻辑来标注,以此消除各个房间的主体性、独立性,而保留了空间的关系,室与室之间的关系是整体化而抽象化。
据他所言,这是日本建筑界首次采用这种标法的图纸,并引领了后来的潮流。

4 1978 House in Nago南湖之家



家型的应用——町家方向性(长向)呈现的方式,但整体空间中又以细分空间来消解方向性。(笔记人老师有言:坂本的房子总是处在一种张力十足的状态,矛盾并震荡:) )
有一点坂本希望我们留意:在南湖之家住宅内部的等级化呈现很强烈,从整体空间一直到细分的橱格,呈现了清晰的整体秩序,他将在后面的方案中进行比对。

5 1978 House in Imajuku



立面的大开口与内部构成的方式都是“家型”的延续。

而各种的错位方式都通过表皮与空间,内与外之间的张力,呈现了自由的渴望。
比如:内部的吊顶消解了坡顶对于内部感知的影响。立面的柱子穿入开窗、门洞并形成错位。


6 1981 House in Soshigaya 祖师谷



后现代主义在该时期的日本盛行。
后现代讲求自我与周边独立,以及各个要素的独立疏离。
坂本吸收了部分观点,而以layering的方式——层的交错错位来呈现既独立又连续的状态。
手法:几何的拼贴比以往作品增加了很多,但是仍可以看到拼贴也呈现了连接的特质,是一种碎片各自独立仍隐含联系的方式。比如正立面的家型山墙,被一个弧拱顶打破,但隐约感知到山墙的连续。再比如,室内黑色涂料不断地被窗、柱打断但仍旧保持了连续,且与室外形成隐含的连续。(笔记人老师有言:坂本和文丘里手法上像得很,但又更高一成:) )
而外部对象如柱子、拱顶的介入内部空间的手段,强化了内外秩序的张力


7 1988 House F 东工大建筑历史学家藤刚洋保的住宅



“家型”与“箱体”本身仍旧是一种建筑呈现的边界、框架——便无法避免地树立了内与外的界限与隔绝。无法满足人们对于开放性的渴求。所以进一步消解:
相比而言,代田的抽象标注方式,其室内空间仍旧有独立性,不够整体连续。

坂本认为,建筑的不自由体现在——其为我们提供方便的一刹那,也限定并禁锢了人们的身体,这是便利与束缚的二元矛盾。因而自由代表了建筑在人的身体使用中被不断重新、自由限定的状态。
在HouseF中,结构体系、墙面、屋面、楼板全部独立成为系统不再受到彼此互相限定的困扰,因而他们本身的形态与边界(譬如开窗与墙面),便是自由的,可以根据人们需要的状态调整动态。这一点在HouseF淋漓尽致。譬如,人们可直接穿过建筑,从街道到内院,再进入室内。(虽说坂本自己不喜欢纯哲学化的探讨,也不喜欢著书立传,但是如笔记人所言,其实这些个建筑师,都是厉害的理论家)
从自我独立到与环境延续,这种思考会延伸至更大范围的思考。

8 1991-92 Common City Hoshida星田 更大范围思考与环境的延续。



一般的商业住宅小区都是工程现行的设计模式——先土方平衡、道路设计、配开放空间,最后才是建筑单体。
坂本认为建筑的尺度不应该被工程方式限定,相反,建筑可以统领所有建造,以建筑根据场地地形条件先行设计,再辅以道路管线的设计,是以将建筑尺度的控制力贯穿全局。
他想要我们放眼望去,满眼都是“建筑”的场景,所有的秩序都由建筑的尺度建立。(GYM老师说坂本是个很有野心的建筑家,此处已经体现的淋漓精致)

星田的住宅一层全部是混凝土,而二层则由金属板构成。
对于私有财产的性质而言,领域性不可或缺,但是坂本选择了通过建筑语汇创造领域性的方式,在视线与感知的连续上消除了领域的隔阂。(这也便是他所追求的“自由”之一)

9 1992-94 Kumamoto Takuma Housing熊本县低收入廉租住宅



三个建筑师+保留的原有廉租房——拼贴形成的多样性
策略:尽量与周边街区一体化,不设置社区的界限,以完成连续的空间,(而不是商业开发小区孤岛式的封闭开发)。
这里,坂本讲到了关于现代住区中空间等级化严重的状况:从街道——小区门禁——小区公共空间(common space)——住栋门禁——楼梯commonspace——私人住家。整条流线关卡重重,而传统的社区里,这种关卡从来就不是以这种方式物化呈现的,传统街区里,公共空间到私密空间的过度是紧密连续的统一体,因而个体与社会的接触轻松简单不受桎梏,因而,个人的自由(其实是人的社会属性的实现吧?)得到了最大的保证。

当然自由度本身不是一个绝对的数值(这一点,梁鹤年老师也有过精辟的论断,他说自由就像空气,只有你需要更多时,才会感觉到它,而感觉到的同时也就是它不足的情况……所以我们无法简单地比较一个国家与另一个国家相比,谁更自由,无论如何各自都有不自由吧),自由与我们所处的传统、文化、社会状况紧密相关,需要酌情体察。而本案例中,廉租房的公共性超过了私有财产的领域性要求,所以可以实现如此连续开放的社区状况,不仅是小区开放了,连建筑本身也不断地被“街道”似的通廊穿越,开放的自由性一以贯之。

10 1995 Housing in Makuhari Bay Town幕张社区的商业开发



这一例可以与上一例廉租房形成两个极端的对比,商业楼盘要求的绝对领域空间,建筑师需要一定的妥协——私产带来的也就是私有界限,而私产的价值,恰恰由于与周边的差异化而得以保存体现,这是物物商品交换里不可逾越的规律。

但建筑师的责任也体现在此种困难条件中,寻求斡旋的可能。坂本老师将该住区整个一层开放给社会,除了功能上有银行、商业、停车等等外,空间上也打开了多个缺口直通街道。而相当于被整体抬高一层的地面,在二层平台上创造社区的common space,相应地住户的楼宇则是private space。三种属性的空间不是简单的水平叠加分层,而是在多个领域里碰撞穿插——这些空间的语汇简单明了,即使一二年级同学们恐怕也烂熟于心,但这里的空间,不是白卡板围合出的干净的、光影强烈的、抽象的“概念空间”,而是内涵不同社会性的“现实空间”,简直就是绝佳的空间语汇的案例。

11 自宅HouseSA

右边下部,就是设计现状的挡土墙吧

多年的集合住宅工作后,坂本老爷爷终于又在1999年回到了小住宅的项目。
场地的坡地地形十分强烈,而拿到地的时候,工程式的填土平整已经完成——一般的住宅都是先填平高差,然后再建造房屋——而坂本老师选择挡土墙作为现有的痕迹保留下来,但恢复了场地的高差,并把高差带入到建筑内部,并且层层上升到二层,形成了螺旋状的连续空间。
而与此纯粹而强烈的内部构成形成强烈对峙的是,建筑体量在城市基地中寻找的复杂参照——被基地限制、邻里建筑体量界面限制的外墙边界,以及追随太阳旋转正南的太阳能屋面。

此时坂本爷爷终于把南湖住宅处留的伏笔挖了出来,相对于内部空间秩序井然的南湖,HouseSA则试图消解所有的等级化秩序——那种建筑本体自有的秩序(我想应该是指空间从整体到细部的构成、模度的连续),通过这种消解,实现更大化的自由。
那么如何消解呢?恰恰是外部场地与内部基地条件的引入(太阳、街区连续性、地形等等),不同的场地条件通过空间语汇物化成为建筑构成的呈现,破除了建筑作为自有抽象空间秩序的存在。(哈哈,坂本老爷爷简直就是走在Eisenmann的正对面啊)

在此处,可以追溯最初的散田之家,那种纯粹理性的理想建筑型,被坂本认为是过多等级化叠加,成为了生活的枷锁。坂本说“自由”不是把窗洞开大,内外通透就可以实现的——因为不自由的原因从来就不仅仅是窗口太小那么简单,而是建筑作为客体其自有秩序形成后,与场地秩序、人的活动要求的秩序之间产生的距离——建筑空间构成是禁锢的源头,打破建筑作为独立存在的空间秩序,才能带来我们需要的自由。

12 2001 Hut T

未多讲,只提到了结构内敛而外墙可以实现自由的开口与透明(策略与HOUSE F相承吧)


13 2004 Housing Complex in Egota



“Small Compact Unit Island Plan”的概念首次提出。原因是基地中无法找到大尺度建筑的参照,为了实现建筑、场地与既存环境的融合,而使得建筑体量分散布置的方法。
每栋建筑4户人家交叉跃层,使得每户人家都有能够朝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面。下沉半层的原因是为了使得上层的住户入户楼梯缩短——上层住户的楼梯是直通室外场地的,也就是一开门便进入了社会空间中的组织方式,以此满足坂本所追求的人与社会空间的自由互动。

14 2006 QUICO Jingumae神宫前



B1 GF是商业,F1是办公,F2以上是住宅的复合小房子。一位评论家站着室内楼梯平台上说:他在这里感受到了世界。作为建筑师,没什么比这种伯牙子期的状态更值得高兴的吧。

15 2008 水無瀬の町家・別棟
遗憾地,坂本爷爷为了控制讲座时间,这些后面的案例都讲得很快速,所以想要仔细听听的别栋,也是匆匆带过。不过坂本爷爷本次讲座还是侧面地回答了我心中一个疑惑——为什么水无濑别栋的室内尺度如此之小,地面层天花高仅2.1m。(应该是建筑体量受场地限制,为了与老宅和周边取得平衡,同时又要安排半地下层收纳、地面层起居、二层卧室的空间而不得不压缩至此吧。)


16 慕尼黑的德国工业联盟werkbund


慕尼黑人认为坂本的Island Plan给一成不变的西方思维中带来了东方的变动性。

17 东工大藏前会馆

这个房子处在地铁车站、学校校门的位置,充当了学校的玄关。坂本选择让建筑失去了入口一般所具有的纪念性,而是杂合成为建筑、广场、入口的一体(笔记人老师说,BowWow的东西就是这种亦此亦彼的模糊的叠加产生诗意震荡:) )。建筑复合了展览、报告、集会、Café、办公以及入口主要通道的功能,各相关功能交织在建筑里。
这种复杂的状态,恰恰把一个体量比较大的房子打散了融洽在周边的独立住宅环境中,同时也是对于马路对面筱原一男老师英雄主义式的东工大百年纪念馆的回应——坂本希望摆脱英雄主义非生活化的不连续感,而创造融合于城市、生活的、匿名性的建筑。


18 慕尼黑奥林匹克冬季运动会

运动员村记者村使用了Island Plan的策略。坂本爷爷大为夸奖了水晶石渲染图的高质量,说很精妙地表达了冬季雪景的氛围……
有同学在后来的提问中说这些个Unit有些是高层,体量很大,是如何取舍平衡的。坂本说他认为Scale不是一个绝对的标度,而是由周围场所中决定的相对的Proportion。

19 (2008) Uto City Amitsu Elementary School


小学在上月建筑完工,场地工程还未结束。
这个房子通过拱顶以及其下支撑柱的错位,实现采光通风,并且创造了连续绵延的空间——虽然每个筒拱拱顶覆盖八米跨度的单一空间,但各个筒拱彼此交叉后形成了连续的关联,以此创造了建筑的空间自由。(周围诸多同学表示,小朋友们会上课走神的 +_+,我觉得会让小朋友上课走神的小学课堂,本身就是老师教学的失败吧……所以国内那种小学教学……)。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8m的拱跨,连保温层一起只有130mm厚度,所以异常的轻盈啊!


20 总结
坂本老师总结了他的建筑核心观:我们习以为常的、惯有的、所谓“合理性”,其实也伴随着对于自由的禁锢与“不合理性”。而那些现在看似不合理的错误的状态,却有可能被挖掘成为新的合理性,当然也有可能因为被固定后又成为禁锢的不合理。建筑就是要层层地呈现这种对于既有“合理”的突破,以及新的动态的合理性的创造。

坂本教授的网站 http://www.arch.titech.ac.jp/sakamoto_lab/index.html

相关文章

日志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