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4

批量住宅中的个性化诉求



二十一世纪,被未来学家称之为由终端个体(Tongimes就是一个终端个体,它不录属于任何一个组织,而是位于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落的一个终端,在不同程度上发出能让全世界看到的独立信息)而主导的世界。这就要求在全球化进程中必须伴随着蓬勃的个性化。

全球对于70亿人口来讲,资源无疑是匮乏的。因此二战后,全球不同地区在不同时间段内均进行着批量化住宅生产,以满足居住的刚性需求,国民住宅、组屋、集合住宅、经适户、微型住宅一系列充满共性的房子大面积地改变了城市肌理。这显然与有着个性化特质的终端个体相矛盾。

Y Design Office 应该是在这样的逻辑下为香港设计了如上图的由个性相异的单元组成的高密度住宅大厦(Unit Fusion Housing)。这与上世纪七十年代黑川纪章(K.N.Kurokawa,1934年生,2007年10月12日在日本死于心肌梗塞)的中银舱体大厦相似,但有本质不同,关键在于前者表达了个性化诉求与共生,而后者过分强调了装配。

Unit Fusion Housing将高427.5米,包含1940个单元,以模数创造了19种尺度空间。每个单元将在其有限寿命内,以据社会学观点,更换在大厦中的位置,以实现相互交融,并改变批量住宅的死板单一一成不变的缺点。






(终端概念的再阐释)

相关文章

日志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